首页 / 新闻资讯 / 清明档来袭!张子枫新作《我的姐姐》温情上映!

清明档来袭!张子枫新作《我的姐姐》温情上映!

2021/04/02发布

清明档来袭!张子枫新作《我的姐姐》温情上映!

 

 细雨敲窗、薄雾朦胧。暖阳与花香中,我们迎来了清明假期。

 

       清明档诸多新片中,一部影片领跑预售——张子枫新作《我的姐姐》。

 

 

 

妹妹变成姐姐

SISTER

 

“小方登”之后,张子枫再一次演姐姐。不过这次是以成年人的身份出演。

 

       01年出生于河南省一个普通职工家庭的张子枫,5岁上学前班时就开始拍摄广告。08年,

张子枫出演情景喜剧《电脑娃娃》,正式踏入演艺圈。

 

《电脑娃娃》中张子枫出演“莎莎” /《电脑娃娃》

 

 2010年,张子枫首部电影作品《唐山大地震》上映。

 

小方登”的角色让她成为百花奖最佳新人奖年龄最小的获奖者。冯小刚评价不到十岁

的她:“眼神里有戏”

 

张子枫在她参演的第一部电影里便获得特写镜头 /《唐山大地震》

 

 眼神有戏”,是张子枫常带给人的感觉。几乎每一个角色,在她的演绎下都灵气

十足。

 

       她是《唐山大地震》里绝望迷茫的小方登;是《唐人街探案》里神秘诡异的思诺;是

《快把我哥带走》里古灵精怪的时秒;是《你好,之华》里单纯天真的之华……甚至连在《我

和我的祖国》客串出演的少年“吕潇然”,形象也是那么鲜明。

 

张子枫凭少年“吕潇然”入围第35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女配角候选名单 /《我和我的祖国》

 

在这些让她大放异彩的电影里,张子枫大都是以“妹妹”的形象出镜。而在《我的姐姐》

中,剪去长发的她将首次以成年人“姐姐”的身份担任影片主演,去挑战一个更加矛盾、

更加复杂、更需张力的角色。

 

       与“姐姐”相对的是“弟弟”。《我的姐姐》是年仅4岁的金遥源第一部电影长片。饰

演“姑妈”和“舅舅”的朱媛媛和肖央,将与“姐姐弟弟”组成一个彼此亏欠、充满牺牲,

撕扯着又亲密着的家庭。

 

姑妈与舅舅背负着上一代人的故事 /《我的姐姐》

 

 

羁绊的共振

RESONANCE

 

《我的姐姐》是张子枫与导演殷若昕的第二次合作,也是编剧游晓颖继《相爱相亲》后

的又一部亲情题材作品。

 

《相爱相亲》为游晓颖带来了一座金像奖最佳编剧奖。《我的姐姐》也将继续以细腻又

尖锐的笔触,把温柔的亲情和犀利的现实熔于一炉。

 

 

 

《相爱相亲》豆瓣评分8.4,讲述了三位不同年龄段女性的爱情故事 /《相爱相亲》

 

       重男轻女”、“双亲离世”、“抚养弟弟或追求个人理想”,这些设定充满了沉重的

撕裂感,也勾勒出姐姐“安然”如陷囹圄的困境。

 

       作为家庭里不被偏爱的那个人,安然拼命地想与之割席,拼命地想证明自己。“去北京

读研究生”是她逃离的出口,是她紧抓着的意念绳索。

 

与男友一起去北京是安然的寄托 /《我的姐姐》

 

父母的突然离世,把抚养弟弟的重任压在了安然身上,尽管她和弟弟几乎素未谋面。

 

       留下来抚养弟弟意味着放弃学业与未来。家庭责任与个人实现的强烈对碰,撞得安然

不知所措。

 

       她的第一反应是反抗:“明明犯错的不是我,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他是我的责任?”

倔强的安然拒绝接受命运的玩笑,拒绝接受几千年来传统观念上的女性宿命。

 

安然拒绝接受命运安排 /《我的姐姐》

 

但姑妈作为典型的上一代女性,强硬地要求安然回归家庭。

 

       曾和安然一样身处命运交叉口的她,当年历经挣扎,最后选择了牺牲。充满母辈奉献

精神的传统女性,与追求自我实现的新一代女性之间产生了强烈的命运共振。

 

姑妈对安然的感情是强硬又复杂的 /《我的姐姐》

 

       家庭中的男性角色,同样与安然有着无法割裂的联系。

 

       看似玩世不恭的舅舅,始终无法得到家人甚至自己女儿的理解,却一直支持着安然。

 

       而被视作“累赘”的弟弟,其实也是命运的受害者之一。无所适从,无可选择的他只能

以自己的单纯去面对命运的摆布。也正是这种弟弟这种天真、无条件的爱,让姐姐慢慢重新

审视自己对弟弟的感情。

 

作为受害者,弟弟也无从选择 /《我的姐姐》

 

        姐姐最终会作何选择,只能在电影中找到答案。这是属于女性的困局;各具立场又互

相撕扯亲情,也是每一个家庭都拥有的复杂羁绊。

 

 

看见她的力量

SHE

 

       《我的姐姐》是典型的家庭女性主义电影。女性的力量,在近年来的影视作品中也愈

发显现。

 

北大教授戴锦华认为,被誉为女版《霸王别姬》的《人·鬼·情》塑造了“秋芸”这

样一个“拒绝并试图逃脱女性命运”的角色,某种意义上是中国第一部女性主义电影。

 

《人·鬼·情》根据艺术家裴艳玲的真实经历改编 /《人·鬼·情》

 

在女性意识逐渐觉醒、女性消费群体逐步独立的今天,女性题材的影视作品一步步铺

展着它的文化图景。

 

 19年国庆档的三部影片中,都有着鲜明且正面的女性角色。《我和我的祖国》中要强

好胜的飞行员吕潇然、《中国机长》中镇定沉着的乘务长毕男,《攀登者》中奉守科学的气象

学家徐缨,闪光的形象中折射了正在崛起的女性力量。

 

19年主旋律献礼片中的女性形象 / 《我和我的祖国》《中国机长》《攀登者》

 

而立足女性主义的影视作品,则进一步表达了新时代女性对个人与生活的种种诉求

与思考。

 

 选材女孩成长经历的《狗十三》、聚焦女性人生选择的《七月与安生》、关注都市女性

家庭工作平衡的《找到你》等电影,在收获口碑的同时也引发了反思与讨论。

 

       一向追求视觉效果的好莱坞大片,也涌现了如《神奇女侠》、《惊奇队长》、《花木兰》

等“大女主”英雄角色。

 

       她”力量,已是影视文化的重要推力之一。

 

漫威3月份发布的女性超级英雄混剪 /《The Heroes Of Marvel》

 

温情中的沉思

INTROSPECTION

 

  《我的姐姐》在揭示当代女性困局的同时,也饱含中式家庭特有的撕扯与羁绊。它不

是愤怒的控诉,而是对女性、对亲情的洞察与共情。

 

 

 姐姐最终作何选择,需要电影给我们答案。但是不管哪条路,温情过后,都会给时代

与我们更深层次的沉思。

 

 

 

THE END

文中部分图片来源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

 

 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返回列表